清朝八山松鹿图

2019-12-01 15:26:30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GB/T1485-1993垂直轴纸水墨画心纵向长度358cm横向133.3cm湖南省博物馆收藏在松鹿的图片中,一棵高大而结实的松树矗立在一块崎岖的岩石上。在松石

GB/T1485-1993垂直轴纸水墨画心纵向长度358cm横向133.3cm

湖南省博物馆收藏

在松鹿的图片中,一棵高大而结实的松树矗立在一块崎岖的岩石上。在松石下,两只鹿背靠在山丘和草坪上,一只有角望远处,另一只仰望天空。在草坪周围的岩石上,有兰花、灵芝、竹子和其他花草。该图采用近实远缺的枝条方法,前后有序,笔力强大,笔触优美,景色生动,意境深远--意境深远。

在图的右上角,有作者自己题词的诗,诗前的钟声有真正的欣赏朱文音,诗云:人类是难驯鹿易落,百花齐放,满身倾覆。如果你有丹青的手在月亮上,那一定是凡人世界的白玉堂。签名是八山人,八山人、白文音和何元朱文音在钟的两旁。这幅画不仅精美,而且在八山人传下来的作品中也是少有的。

(刘刚/温)

深入探索

一、作者生平简介

八大山人像

八大山人,本名朱由桵[ruí],(约1626年—约1705年)。明末清初人,为明江宁献王朱权九世孙,江西南昌人(祖籍濠州钟离,即今安徽凤阳),著名画家,清初画坛“四僧”之一。明灭亡后,国毁家亡,心情悲愤,落发为僧,法名传綮[qìng],字刃庵。又用过雪个、个山、个山驴、驴屋、人屋、道朗等号。后来为了传宗接代,改为当道士。通常称他为朱耷,但这个名字用的时间很短。晚年取八大山人号并一直用到去世。其于画作上署名时,常把“八大”和“山人”竖着连写。前二字又似“哭”字,又似“笑”字,而后二字则类似“之”字,哭之笑之即哭笑不得之意。他一生对明忠心耿耿,以明朝遗民自居,不肯与清合作。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这样的形象,正是朱耷自我心态的写照。画山水,多取荒寒萧疏之景,剩山残水,可谓“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为旧山河”,“想见时人解图画,一峰还写宋山河”,可见朱耷寄情于画,以书画表达对旧王朝的眷恋。朱耷笔墨特点以放任恣纵见长,苍劲圆秀,清逸横生,不论大幅或小品,都有浑朴酣畅又明朗秀健的风神。章法结构不落俗套,在不完整中求完整。朱耷的绘画对后世影响极大。

二、作者绘画艺术特色

八大山人善画山水和花鸟。他的画,笔情恣纵,不构成法,苍劲圆秀,逸气横生,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他的一花一鸟不是盘算多少、大小,而是着眼于布置上的地位与气势。及是否用得适时,用得出奇,用得巧妙。这就是他的三者取胜法,如在绘画布局上发现有不足之处,有时用款书云补其意。八大山人能诗,书法精妙,所以他的画即使画得不多,有了他的题诗,意境就充足了,他的画,使人感到小而不少,这就是艺术上的巧妙。

八大山人《古梅图》

八大山人《荷花》

他的山水画多为水墨,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他用董其昌的笔法来画山水,却绝无秀逸平和,明洁幽雅的格调,而是枯索冷寂,满目凄凉,于荒寂境界中透出雄健简朴之气,反映了他孤愤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他的用墨不同于董其昌,董其昌淡毫而得滋润明洁,八大山人干擦而能滋润明洁。所以在画上同是“奔放”,八大山人与别人放得不一样,同是“滋润”,八大山人与别人润得不一样。一个画家,在艺术上的表现,能够既不同于前人,又于时人所不及。他的花鸟画成就特别突出,也最有个性。其画大多缘物抒情,用象征手法表达寓意,将物象人格化,寄托自己的感情。如画鱼、鸟,曾作“白眼向人”之状,抒发愤世嫉俗之情。其花鸟画风,可分为三个时期,50岁以前为僧时属早期,署款“传綮”、“个山”、“驴”、“人屋”,多绘蔬果、花卉、松梅一类题材,以卷册为多。画面比较精细工致,劲挺有力。50岁至65岁为中期,画风逐渐变化,喜绘鱼、鸟、草虫、动物,形象有所夸张,用笔挺劲刻削,动物和鸟的嘴、眼多呈方形,面作卵形,上大下小,岌岌可危,禽鸟多栖一足,悬一足。65岁以后为晚期、艺术日趋成熟。笔势变为朴茂雄伟,造型极为夸张,鱼、鸟之眼一圈一点,眼珠顶着眼圈,一幅“白眼向天”的神情。他画的鸟有些显得很倔强,即使落墨不多,却表现出鸟儿振羽,使人有不可一触,触之即飞的感觉。有些禽鸟拳足缩颈,一副既受欺又不屈的情态,在构图、笔墨上也更加简略。这些形象塑造,无疑是画家自的写照,即“愤慨悲歌,忧愤于世,一一寄情于笔墨”。他在题黄公望山水诗中写道:“郭家皴法云头小,董老麻皮树上多。想见时人解图画,一峰还与宋山河。”表现出他的民族意识。

八大山人《花鸟图》

八大山人《山水图》

八大山人的画在当时影响并不大,传其法者仅牛石慧和万个等人,但对后世绘画影响是深远的,他的艺术成就主要一点,不落俗套,自有创造。他的大写意,不同于徐渭,徐渭奔放而能放,八大山人严整而能放。清代中期的“扬州八怪”,晚期的“海派”以及现代的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李苦禅等巨匠,都深受其影响。

三、《松鹿图》的绘制年代

从该图作的诗来看,八大山人此时心情趋于平静,并能漫然地对待现实中的一切,以书画自娱,诗的寓意极深,且颇有几分幽默、别具情趣。由此可推断为八大山人后期的作品。之所以这样结论还有三点理由:其一,八大山人在六十岁以前,用笔多为方折而较硬挺,画鸟、鱼等动物的眼睛多方形。到六十四、五以后,则渐渐变方折为圆转,动物的眼睛也改为圆形。很显然,该画鹿的眼睛是圆形的,用笔也是园转的。其二,该图用笔着墨与前期用笔干枯、构图一片荒凉景象不同,在表现树石、花草的笔墨上,采取于豪放中有温雅,于单纯中有含蓄,能用极少的笔墨表现极复杂的事物,在圆润中透露出荒率之趣,风格更为高华。而这些都是其后期的绘画特征。其三,在署款上,徐邦达先生指出:八大山人到六十左右,才用“八大山人”这个号,起初“八”字写成“”形,从六十九岁即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公元1694年)起,基本上改写成“八”样,而该画的落款正是“八”形。由此可推断,《松鹿图》的创作年代大约为公元1694至1705年之间。

相关评论

1、刘刚:《八大山人〈松鹿图〉》,《东南文化》1994年第5期。

2、李慧国:《悲怆与呐喊——八大山人与爱德华·蒙克绘画中表现意识之比较》,《艺术探索》2012年第4期。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