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山人的禅宗美学

2019-12-01 15:08:30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1451将军;欢迎注意八山人是现代文人绘画的代表人物,他们的绘画作品蕴含着深刻的哲学思想和浓厚的佛教色彩,八山人的作品和后记晦涩难懂,他们的幸存者身份增加了八山

1451将军;欢迎注意

八山人是现代文人绘画的代表人物,他们的绘画作品蕴含着深刻的哲学思想和浓厚的佛教色彩,八山人的作品和后记晦涩难懂,他们的幸存者身份增加了八山人艺术的神秘色彩。

八山人像

明末清初,八山人处于三教合一的社会环境中。当时文人与三教相连,八山人的艺术思想是佛教、儒学、佛教、道教的融合。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家庭研究的起源为考取功名奠定了儒家思想的坚实基础。他的妻子和孩子在19岁时就去世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去世了。1654年,巴达山人背井离乡,逃往西山。1648年,他们剃须并接受戒律进入佛教。这八名山区居民在62岁时返回了海关。

他一生中多次改变自己的身份,从儒学到佛教,从佛教到道教,最终恢复了儒家学者的身份。道教美学也对他的绘画创作和艺术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此,八山人的艺术思想是佛教、儒教和道教的综合美学,但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作为八山人核心的佛教思想并没有改变。

01/

山水花鸟即佛的思想

为何称八大山人不是单纯的花鸟画家?其意不在花鸟,花鸟只是他思想的“影子”,世界如梦幻空花,是花鸟又非花鸟。

曹洞宗的无情说法理论,对八大艺术哲学观念有明显影响。“画者东西影”,指的是画中所呈现的具体的物象,是一个“影子”,是不真实的。唐代的佛眼禅师上堂说到“一叶落,天下春”。禅宗打破现存世界的时空,将自然形态的“落叶”代表的秋,换成了“春”,换了一字,转变了思维和看世界的方式。禅宗要打破世界的秩序,打破幻相的束缚,去寻求“实相”。

现实生活的人执着于世界的物质,而八大山人的绘画表现的空间形态又不是真实的“实相”。八大山人通过绘画突出世界的“幻相”不是真实的特点,进而让人放弃对“幻相”的执着,把握“实相”世界。因此,八大山人所画花非花,鸟非鸟。反之,所画的一花,一草,一鸟又是佛之本意。

以八大山人作品《花鸟山水册之鹌鹑》中鹌鹑的形象为例,如远山亦如石,鹌鹑形态结构运用循石造型的艺术手法,在突出鹌鹑结构的同时,夸张变形,亦真亦幻。

通过这种夸张怪诞的表现手法打破世俗对事物所呈现出的幻象的束缚。在鹌鹑的姿态上,一改以往普通花鸟画家的表现手法,表现出更多的是画家桀骜不驯的冷观世事的态度。两只鹌鹑一只仰头望天,一只低头俯察世间情事,其中左边的鹌鹑单腿独立,亦是禅宗中打破常规的一种思想的表现。

此幅作品,看似是一幅普通的花鸟作品,实际蕴含着深刻的禅宗思想。看似两只鸟,又似远山,亦似石头,通过丰富的笔墨皴擦,以具体的形象映射出深刻的哲学思想,其实非石非山非鹌鹑,都在化中,都有自在之性。

八大山人作品《野凫图》中所绘野凫垂直头部站立在一块礁石上,野凫造型并非取其优美姿态,头部直立与画面呈90°角,眼神疑惑亦显孤独冷傲,野凫尾部与头颈呈直角,亦是表现野凫形态并不舒服的一瞬间,是打破常规的表现方法。

野凫站于礁石之上,礁石的形态留白亦如翅膀收紧的野凫侧卧,野凫如礁石,礁石如野凫;礁石亦是野凫所变,野凫亦是礁石所变;不是野凫,不是礁石;以前是野凫,现在是礁石;现在是礁石,又将要变成野凫。

总之世界即使如此,没有固定不变的野凫,也没有固定不变的礁石。一切恍惚,没有一个定在,谓之为幻相。然而,变是老子庄子思想,而八大山人的寓意在于:一切变化,不变都是幻象,“世界即幻象”,即一切都是虚幻、不真实、不可把握的。

所以,八大山人所描绘的世界,是真实世界的“影子”。以上均体现出山水花鸟即佛的思想。

02/

一个被世界抛弃之人的独秀

受禅宗美学的影响,八大山人的艺术世界表现的是“世界的影子”。对世界的“幻相”、“真相”的表现有其独到的见解和看法,“自由”表现是山人艺术的突出特点。如庄子讲“天闲万马,皆吾师也。”天马与人间马之间的分别在于天上马野逸,人间马受法度的约束。

在《传綮写生册》之三的书法作品中记 载 :“己亥七月,早甚,灌园长老画一茄一菜...... ”中的“灌园长老”之号,在山人早期作品多见。《庄子.天地》中灌园长老:“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心机,心机有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以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山人之意在于去心机,破心机,为了达到一种精神上的自由,以达到心灵的“纯白”。

八大山人题画诗:“深树运来鸟不知,知来缘想景当时,小臣善谑宿何处,庄子图南近在兹。”云来鸟不知,鸟来树不知,无念于万千事物,无往于世间幻相;这是八大山人孤冷平静的精神表现。

作为明朝王室后裔,遗民画家,八大山人的孤独不言而喻。“孤”是被群体所抛弃,无依无靠,脱离群体之后的孤独;“孤”是特立独行,独树一帜,标新立异;“孤”是一意孤往,无所畏惧。

从“雪个”的落款看八大山人的孤独精神,目前最早的作品《传綮写生册》中的落款有“雪衲”“个衲”“个 山”“个山人”等。这里的“雪”是指无限的天地宇宙,“个”是一竹,一点;一个渺小的存在,在皑皑白雪,茫茫天地宇宙之中却用了大世界。

八大山人的孤并不是被动的被世人抛弃的孤,而是山人对人生,对世界,对艺术,对禅宗顿悟神解之后的孤。是主动的,我行我素的自由。八大山人的“孤”表现生命的理想,其生命的尊严是凛然不可侵犯的。

如其作品《传綮写生图之西瓜》题画诗中写到:“无一无分别,无二无二号,吸尽西江来,他能为汝道。”即是超越“有”的肯定,又是超越“无”的否定,进入“不有不无”的禅学思维中。“无一无分别”归于“一”;“无二无二号”无分别“二”归于“一”,而“一”又非“一”。“言”与“不语”即言即语,又非言非语,山人的“不语” 禅意体现其中。

启功先生曾说:“八大题画的诗,几乎没有一首可以讲得清楚的。”清人何绍基说:“愈简愈元,愈淡愈真。天空壑古,雪个精神。”在禅宗思想的影响下,八大山人的思想和艺术早已超越绘画的表面形式,他追求是对生命本真的认知和表现。

八大山人其艺术以其人格的修养,精神的独立为根基,对后世艺术的发展 有着深远的影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