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逻辑:从大宗财务管理到机构投资

2019-10-09 16:27:48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说到投资,你可能并不陌生。如果你是80年代前的人,你甚至会觉得你的投资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在你的时代没有必要选择,只要你买房子就有钱。然而,对于80后一代,尤其是

说到投资,你可能并不陌生。如果你是80年代前的人,你甚至会觉得你的投资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在你的时代没有必要选择,只要你买房子就有钱。然而,对于80后一代,尤其是90后和80后,情况完全不同。现在有数以千计的投资产品摆在你们面前,有成千上万的投资产品摆在你们面前,有高回报,也有低回报,有股本,也有索赔,有国内、海外、实物和数字,更不用说公众,甚至是许多专业机构缺乏投资经验,选择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们怎样才能做出理性的选择?唯一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独立而专业的投资体系。巴菲特曾说过,如果你拥有大量的内部信息,那么一年内你将一无所有。如果你总是依赖内部信息而不是自己思考,那你迟早会失去所有这些信息。

投资不仅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好的投资者不在于获取大量的信息,但在任何新闻中,任何事情都可以用专业的投资思维来处理。回顾过去100年的许多投资大师,他们都有相似的基因:

第一个基因是风险控制。

投资的核心技术不是追求回报,而是如何控制风险。成功的投资者必须是优秀的风险经理。风险管理的核心是两方面:一是提前保持安全利润率,二是在事件发生后及时停止亏损。为什么美国共同基金之父罗伊·纽伯格(RoyNewberg)连续68年没有赔钱?正是因为他严格执行了投资中10%的止损原则,他才得以避免连续的股市崩盘,包括1929年和1987年的崩盘。

第二个基因是抓住机会。

查理·芒格(CharlieMunger)说,如果你从我们的投资决策中剔除最优秀的15人,我们的表现实际上是非常平平的。打开大师的投资历史并不是说他们赚了很多钱,而是他们抓住了几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的关键机会。生活中也是如此,10%的选择可能决定你90%的人生,在关键时刻振作起来。有时这种选择是痛苦的,比如十年前借钱在北京买房子的朋友。

第三种基因并不令人惊讶。

投资过程必然充满诱惑。但经济学告诉我们,高回报必须伴随着高风险,诱惑越大,风险就越高。巴菲特的启蒙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Graham)说了一句有趣的话:牛市是普通投资者亏损的主要原因。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每次牛市时,许多投资者都禁不住诱惑,盲目追逐,最终被困在山顶上。学会谈论诱惑不是投资的第一课。

第四个基因是耐心。

投资对于波动性和风险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它是对耐心和毅力的最大考验。巴菲特很早就开始赚钱,但他99%的财富来自50岁,他经历过很多像特易购这样的失败投资,但他从未放弃,直到80多岁才开始学习。

第五个基因是自我修复。

美国对冲基金教父达利奥(Dalio)表示,我们需要成为一名专业错误制造者。每个人都会犯错,但专业意味着什么呢?能够不断地从错误中反思,并确保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投资于世界是最公平的地方。如果你做正确的事情,你可以获得利润,但如果你做错了,你肯定会蒙受损失。这实际上是一种面向市场的纠错机制,让你能够更有效地学会纠正错误。

除了68年没有赔钱之外,纽伯格还奇迹般地活到了107岁。除了他,大多数投资大师寿命都很长,比如价值投资理念创始人菲利普·凯里(PhilipCarey)、88岁的巴菲特(101岁)和94岁的合伙人查理·芒格(CharlieMunger)。投资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为什么这些投资大师如此漫长而充满活力?

我认为这不是偶然,而是对投资回报的关注。从表面上看,投资给了他们财富,让他们有机会享受最好的生活,但这不是关键。投资本质上是一种精神实践,不断突破自我,不断提高自己,通过几十年的投资,使自己成为生活中最好的管理者。(作者:管清友)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