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选举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一条轰动的新闻显示,美国媒体国家将失去控制。

2021-04-21 16:04:08 来源:网络 阅读:

距离美国大选只剩下最后9天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斗争已经到了一个激烈的阶段,频繁的公众集会、健谈的选举辩论和压倒性的竞选宣传,构成了美国独特的景观。在温暖的选举氛围和总统候选人的美丽言辞背后,是所谓的美国民主,它被巨额资金操纵。与此同时,尽管美国人长期默许选举跟着金钱这个无助的现实,但今年的选举中打破纪录的投资引发了广泛的辩论。

根据非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ForResponsePolitical)的数据,2020年总统和国会选举的总成本将达到惊人的180亿美元,大大超过2016年的70亿美元,其中仅总统选举就花费了近52亿美元,这是一个新的烧钱水平,据无党派政治中心预测,到2020年,总统和国会选举的总成本将达到180亿美元,大大超过2016年的70亿美元,仅总统选举就将花费近52亿美元,这是一个烧钱的新水平。高选举成本背后的现实是,美国利益集团干预选举结果,以合法的方式讨好总统候选人。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主任拉里·萨巴托(LarrySabato)直截了当地说,财富是在美国竞选总统的垫脚石,这种情况一直都是,将来还会继续。此外,由于美国最高法院允许企业和工会向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无限捐款,支持候选人,并取消了个人捐赠限制,操纵民主的金钱所有者现象变得更加严重,一旦资本资本家身上的流氓咒语被取消,情况只会失控。自由货币和政治权力结合加速的直接后果是,从总统选举到议会和地方选举,政治捐款猛增,选举民主似乎已成为一种价格明确的商品。

从宏观上看,这种货币规则也给美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和危机。美国著名作家贾德·戴蒙德直截了当地指出,目前美国民主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政治妥协的加速崩溃。简单地说,随着选举成本的急剧上升,候选人将更多地依赖大型捐助者,即资助者。一旦政府制定的政策违背了背后资助者的利益,政府往往不得不做出妥协。这是对国家安全和全体人民利益的重大威胁。

此外,货币政治使美国更难解决社会弊病,而通过枪支管制法案的困难就是最好的例子。尽管近年来校园枪击和街头暴力事件在美国屡见不鲜,但由于资金雄厚的枪支说客对国会和政府官员的高度影响,枪支管制一直难以提上议事日程。作为回应,法国蒙蒂尼研究所(MonteneInstitute)特别顾问多米尼克·莫伊斯(DominiqueMoise)直截了当地说:腐败的货币政治、贫富之间的严重两极分化以及最高法院的政治化不是个人问题,而是一个不受限制的长期逃亡。

此外,除了资本主义金钱干预美国大选外,高昂的选举成本也考验了候选人自身的财政和筹资能力。美国总统选举从来都不是零门槛。据美国媒体统计,在二战后当选的13位总统中,仅杜鲁门一人的净资产就不到100万美元,剩下的12位总统甚至是亿万富翁。美国政治专栏作家伊丽莎白·布鲁尼希(ElizabethBrunich)尖锐地指出,美国选举中的不公正现象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选举背后的黑暗操纵以及对有色人种和穷人的压迫更加严重。

最后,从民主选举到货币选举到货币选举,美国选举的本质只是资本集团的货币游戏,权力和金钱交易主导的选举最终只会失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