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的公共知识分子被思想领袖所取代?

2019-12-01 13:35:31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这个问题是由美国塔夫茨大学的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W·德雷兹纳(DanielW.Drazner)推荐的。公共知识分子有着悠久的历史。他们喜欢在一些非常高级的政治

这个问题是由美国塔夫茨大学的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W·德雷兹纳(DanielW.Drazner)推荐的。

公共知识分子有着悠久的历史。他们喜欢在一些非常高级的政治评论杂志上表达他们对各种主题的看法,并影响政策的制定和政治方向。然而,近年来,公共知识分子被思想领袖所取代。思想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之间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公共知识分子被思想领袖所取代?这些变化对美国政治意味着什么?

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丹尼尔·W·德雷兹(DanielW.Drez)在他的意识形态产业中详细研究了美国的意识形态产业。他认为,权力和信誉的削弱、观众的政治两极分化、经济不平等的加剧是这种转变的内在原因。影响力巨大的财阀到底如何影响美国的意识形态产业,进而影响美国的政治?读完这本书,或许你会了解美国意识形态产业的状况。

思想工业,丹尼尔·W·德雷兹著,李钢译,邹静雅,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12月。

公共知识分子为什么在美国衰落?支持美国公众思想并在公共领域写作的知识分子越来越少。公共知识分子是独立的批评家,那些在皇帝赤身裸体时说真话的人。他们过去在美国民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德雷兹的内心书中,强调了当代美国意识形态市场向意识形态产业转变的三个根本原因:权威和信誉的削弱、受众的政治两极分化和经济不平等的加剧。政治两极分化使每个阵营都需要自己的思想领袖。随着新兴社交媒体的普及、信息过剩和回声墙效应的普及,人们更有可能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世界,这直接加剧了媒体世界的巴尔干化。

德拉兹纳认为,经济不平等的加剧是意识形态产业转型背后最重要的推动力。因为这让对思想和政治感兴趣的富人能够发挥影响力,赞助大学、智库、意识形态研究机构、媒体机构和活动,甚至开办自己的大学、思想沙龙和通讯网络。另一方面,捐赠者必须反映出与捐助方保持一致的概念。这些财阀不仅代表自己的利益,而且有些人甚至想让自己成为思想领袖。

这一小群人对意识形态产业有很大的影响。在意识形态行业,思想领袖相互竞争,争取富人的捐赠。这些思想领袖的观点也影响着美国的政策制定。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是民间社会的既定支持者。另一方面,硅谷的财阀倾向于将所有问题视为工程问题,并追求技术。结果,许多思想领袖变成了有进取心的人,成为了个体企业家,创立了自己的品牌,成为了超级巨星。他们靠兜售自己的想法赚了很多钱。

与此同时,许多知识分子沉迷于学术界,学术界的晦涩行话加剧了外界与学术界的隔阂。此外,他们不相信个人的力量。在财阀捐赠的压力下,他们要么选择成为思想领袖,要么退缩。

德拉兹纳分析了美国意识形态产业的弊端和当前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他认为,我们应该看到现代意识形态产业的优势和劣势,承认这种发展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因此,那些错过过去公共知识分子地位的人应该放弃他们的幻想。塑造现代意识形态产业的力量正在发生变化,德雷兹指望政治两极分化的减少,学院和智库吸引更多捐款的能力,以及政治学术界日益多样化。此外,知识分子还必须进行自我监督,以抵制成为意识形态领袖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当然,德拉兹纳也觉得让知识分子监督自己更幼稚。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