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生气时,说什么会瞬间暖到对方?

2018-03-14 14:14:46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ta很痛苦,我也跟着痛苦起来好像是从我开始学习心理学专业以来,就经常会有人和我说起一些恋爱中的烦恼。其中让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位很理性...

恋人生气时,说什么会瞬间暖到对方?

ta很痛苦,我也跟着痛苦起来

好像是从我开始学习心理学专业以来,就经常会有人和我说起一些恋爱中的烦恼。

其中让我印象很深的,是一位很理性的男孩子和他不快乐的女朋友的故事。

从各种意义上讲,他的女朋友都不能算一个很“作”的女生,很少向他提出过分的要求,也对一些交往的细节充满宽容,但却还是常常能让两个人都很难过。

原因是,那位女生,实在太容易被生活中的一些小事所累,陷入到一种负面情绪爆棚的境地。

负面情绪的起因往往和男朋友无关,都是一些来自外界的问题,诸如太苛刻的老板,压力太大的学业,或是和家里人的冲突。

但因为另一方无法恰当地表达关心和支持,反而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受到伤害。

你也遇见过容易变得情绪化的恋人吗?

在你的恋人陷入负面情绪时,你又是怎么做的呢?

你是否也会像很多人一样,手足无措?

01

为什么哄好心情不好的ta,那么难?

如果你的另一半心情很不好,你会怎么做?

相信大多数有责任心的人会说,哄哄呗。

但其实“哄”本身是一个非常模糊、也不具任何操作性的概念。

拿哄女朋友来说,同样是哄,不同的男生有着完全不同的套路。

有人会亲亲抱抱举高高,有人会好言相劝,也有人会直接下单数支口红。每种套路都各有各的道理,但却都无法做到“屡试不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能在知乎上看到海量的相关问题,大家都想找到一个更加万无一失的答案。

那时和我聊天的那位男孩子是一个纯粹的理性派,他当时问我的问题是,要怎么样才能给崩溃中的女朋友提供恰当的建议?

他的思路很直接:她的崩溃是因为遇到了一个难题,那么,只要能迅速为她提供一个有用的解决办法,就能解除她的痛苦。

我当时反问他的是,你觉得最清楚难题的各方面信息、以及思考这个难题最久的人,是谁呢?

他说,当然是我女朋友自己。

我接着问:“那你觉得,你女朋友直到情绪崩溃都没能想出来解决办法的事,你真的有可能很快地给出一个无懈可击的解答吗?”

相信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样的时刻:陷入难以解决的困境,关心我们的人竭力想为我们做些什么,却不得其法,甚至弄巧成拙,真心变成了困扰。

那究竟什么样,才能达到“哄”的效果呢?

02

情绪是不是ta的错?

“我认为最悲伤的人总是会努力尝试让别人开心,因为他们知道生活毫无价值是什么感觉,他们不希望别人也这么觉得。”

在正式解决这个问题前,我想先谈谈“情绪”这个话题。

情绪化究竟有没有那么坏?

情绪状态不好,是不是ta的错?

在面临一个情绪化的恋人,或是正处于不佳的情绪状态中的爱人,我们总会尽心地想去“拯救”ta于水火之中。

一次两次也许没什么。但久而久之,很多人的耐性,会被磨成脱口而出的三个字:

“至于吗?”

是啊,不就是一些生活中人人都会遇到的琐事而已,把自己弄得这么崩溃失态,至于吗?

“至于。”

我上中学时是那种身体素质非常好的学生,从来不把体育课上要求的八百米中长跑放在眼里,甚至觉得那些每次落在队伍最后、气喘吁吁的女同学十分奇怪。

直到后来我动了一次手术,很久没上体育课。再回到跑道上时,我突然才明白了那些每次都落在队尾的女生是什么感觉。

人类的心灵和身体一样。有些人百毒不侵、健壮无比;有些人体弱多病、柔弱不堪。

我们可以鼓励身体素质不好的人勤加锻炼、强身健体,但绝对不能认为,健壮是正常的,而虚弱是不正常的。

有些人注定比别人更加敏感细腻,也注定比别人更多地经历情绪上的折磨,这使他们在生活的许多时刻感觉困扰。

但也在另外的一些时刻,使他们收获更加丰富的情绪体验,和对生活更深刻的理解。

很遗憾的是,我们的文化环境对情绪并不宽容。

在大多数场合下,社会推崇我们有良好的自制、保持镇静、得体的姿态。而向别人表达自己的不安、焦虑与忧郁,则常常被当成应当使人产生羞耻感的举动。

这就导致了很多情绪化的人,或者是处于不好的情绪状态中的人,比别人更讨厌自己的情绪。

一旦你在他们的情绪面前表现出不解、质疑与拒绝,就有可能对他们的内心造成更沉重的打击,反而使事情更加陷入僵局。

因此,无论是与情绪化的恋人相处,还是陪伴情绪状态不好的ta,都是很重要的一门功课,它一定程度上对你们的关系施加着影响,让你们走得更近,或者把彼此推得更远。

03

急着清理伤口,

不如先剪掉那根外露的箭杆

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中,对于中箭的士兵,紧急处理的方法总是先剪断箭杆,等到转移到安全地带时,再由军医拔出箭头。

仔细想想,箭杆的长短和伤口有关么?没有。

但是剪断箭杆有用么?有用。

剪断了长长的箭杆,就能减少伤者的恐惧,也能避免箭杆外露受到冲撞,可能造成的二次伤害。

而箭头命中的地方,有可能涉及到更复杂的问题,并不是紧急的情况下能够处理的。也许箭头会射中内脏或者动脉;也许箭头上有隐秘的倒钩,贸然拔出只会撕下更多的血肉。

心灵受到的伤害也是一样。

在崩溃的爱人身上,他们的情绪波动就是箭身,问题的根源就是箭头。

你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先让他们平静下来。因为只有情绪平静了,才有可能去摆事实、讲道理、讨论观点和解决办法。

很多时候,越是急于去处理所谓“真正的问题”,越是会把事情推向不好处理的境地。

因为许多问题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一些内心深处的症结,可能需要专业人士几年的努力才能够真正解决,我们又怎么能指望一次本来就不够冷静理性的交谈。

在《志明与春娇》里,志明说,有些事,不一定要一个晚上做完的。

应对情绪化的恋人也是如此,我们本就不需要给自己太难的挑战。

在对方陷入情绪旋涡的一天,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为ta提供支持,帮助她平复心情。而不是企图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问题。

而在平静之后,你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对那些不够合理的个人信念和过于脆弱的性格缺陷进行建设和修复。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剪断插在心灵的箭杆呢?

一个有效的方法是:利用“反馈式倾听”,给ta的情绪一个出口。

具体来说便是:

聆听对方的话语,特别是和对方的感受相关的部分;

为了表明自己确实听到了,要换位感受他的情绪,再重述其中的感受部分。

比如对方可能说:我讨厌那份工作。

进行反馈式倾听的一方就应该说:对你来说确实很糟糕。

不需要提问、建议、分析、解释,不需要交换你的类似经历,不需要给出其他的反馈,用心倾听,用心反馈就行。

要知道,在恋人崩溃的时候,一个真诚而关怀的姿态比任何建议都要更加有效。

至于真正的建议,等到对方的情绪过去之后,第二天,甚至过几天,再去进行理性的探讨,都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

04

没有什么比爱,更能安抚人心

回到开头那个喜欢在女朋友表现出情绪化时,给她建议的男生。

当我质疑他“给建议”的方法是不是有用时,他沉吟了一会儿,对我说:

他有的时候,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能给出更好的建议才为对方想办法;

而是当对方遇到问题时,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表现出一些具有支持性的姿态 至少要让对方感到自己在为对方的烦恼而努力。

虽然此般“拔出箭头”的方法,可能会让对方更加痛苦,但这个男生意识到了一个很本质的现象:

人需要感受到有人在支持着自己,甚至要比这份支持中实际的内容更加有效。

几年前读法国哲学家加缪的《加缪手记》时,曾经读到过一句印象很深的话,几乎能概括我对人和人之间情感支持全部的理解:

“人有种奇怪的虚荣心,想让别人或自己相信他向往的是真理,但其实他有求于这个世间的,却是爱。”

有些时候我们会以为左右了我们的选择和行为的,是一些更加宏大、理性、接近真理的判断体系。但真相可能并非如此。

在极大的程度上,情绪、感受和情感统治着我们的生活。

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能够自己解决困境的强大力量。

只是有的时候,实在是情绪过于混乱、状态过于低迷,导致我们没有办法成功地调用这些力量,积极地面对生活的难题。

如果你爱的人正处于类似的困境,请你一定要记住:实际行动上的帮助是必要的,但是最紧急和重要的是:

为你所爱的人提供一个被爱、被支持着的安全环境,让他们的情绪平复下来。他们才有可能拿出最好的自己,真正理性地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在那些最脆弱的时刻,人类有求于世间的,仅仅只是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