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

2018-11-09 09:54:26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
























以下内容与正文无关




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mf584679【不做斑女郎】mf584679...mf584679...mf584679



杨珊,实在太绚烂,每一寸肌体都绽放神圣之光,就是发丝都如此。
 
    她表达歉意,她对自身的呼吸法领悟加深,运转到了关键时期,肉身与精神都正在蜕变,暂时无法控制能量霞光释放。
 
    楚风知道,这个女子了不得。
 
    杨珊身段绝佳,声音也好听,唯一让楚风遗憾的是,她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明眸,看不到真容。
 
    他有心动用火眼金睛,但想了想,暂时还是算了,因为目前这种眼术动静太大,有金虹飞出,还不能无声无息。
 
    真要是不小心看透她全身,这位圣女非跟他成为仇敌不可,那就不妙了。
 
    接下来,两人相谈愉快。
 
    “我听闻你对场域很有研究,我这里有一部场域秘册,送给你。”杨珊很大方,第一次见面就送楚风一份大礼。
 
    外太空,杨宣真是坐不住了,恨不得突破地球场域,直接下界,一巴掌将那小子拍翻,抢回那本秘册。
 
    那是杨家的东西,他那位圣女族妹平日涉猎甚广,也曾动过念头想要研究场域,不过并没有深入下去,显然那本书是从族中带来的,价值绝对非常惊人。
 
    须知,他们这一族有血气鼎盛的圣人,从漫长岁月以前一直活到现在,这种的族群岂是等闲,他们收藏的场域书籍那绝对的恐怖。
 
    杨宣看到那小子笑的跟个花骨朵似的,贴身收起场域秘册,他真是受不了,想吐血。
 
    “还笑,我真想拍死你!”他在外太空干着急,咬牙切齿。
 
    接下来,杨宣更不淡定了,脸都绿了,他那圣女族妹要送那小子秘宝!
 
    “族妹,不要送啦!”杨宣想活吞掉楚风的心都有了。
 
    他想到这位圣女族妹为何如此,当时他曾不断劝告她,踏上星路后,一旦遇上土著中的天选之子,一定要竭尽所能的拉拢,跟他结盟,那样会得到星球意志认可,寻找造化时,好处无穷。
 
    “我想杀人啊啊啊……”杨宣很受伤。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担心遭雷劈
 
    外太空,杨宣坐不住了,在他看来,这简直是自作孽,平白无故塑造一个冒牌天选之子,好死不死还去坑他族妹。
 
    这要是传回璀璨繁盛的星海,被那群世家损友听到,被那些王孙贵女知晓,还不被笑死?!
 
    他浑身燥热,在虚空中走来走去,当想到那些人愕然而喷笑时的表情,他坐卧不宁,身上跟长刺般难受。
 
    这一刻,他脸色黑如锅底,停在虚空中,他决定想方设法通知他族妹把那小子干掉!
 
    晴岚看出不对劲,直接警告,道:“杨宣,你可别动歪脑筋,你我都没有办法干预此地,连圣人都无法在这颗星球上显圣,毕竟曾经排名第十一啊,当年殒落多少皇朝之主、菩萨?圣血浇灌各座名山,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今日之一切!”
 
    “不行,我得使些手段。我干涉不了这颗恐怖的星球,但是我得带话给我那圣女族妹,不然她非被那冒牌坑货带到深沟里去不可,这是因为我的错误导致的,我得纠正。”杨宣说道。
 
    他面色阴晴不定,他很担心,这位族妹一旦寄希望于这冒牌坑货,犯下决策方面的大错,被她师门知晓的话,会动摇其圣女地位。
 
    越是强大的圣地竞争越激烈,他这位族妹虽然天纵之资,才情极高,可若是在这颗没落的星球栽个大跟头,还是会受到严重冲击的。
 
    哪怕他们这一族有活着的圣人,并不是非要让后辈子弟去做另一道统的圣女,可也不希望她这样失败。
 
    “不行,我不会让你再犯错。”晴岚摇头,坚决要阻止他,不然的话被人知晓这里的事他也得吃挂落,有可能会被囚禁,原本就是被发配过来的。
 
    杨宣面色微变。
 
    晴岚忽然开口,道:“咦,那是什么,你族妹最终选定的秘宝看着有点眼熟。”
 
    雁荡山,山顶有湖,芦苇茂密,结草为荡,各种灵瀑、深潭更是数不胜数,史称东南第一山,有寰中绝胜之誉。
 
    杨珊取出一柄青铜剑,带着斑斑绿锈,很古朴,不是多么锋利,而且剑体很厚,有点像钝器——锏。
 
    杨宣看到后,一口老血都要飙出来了,那不是他赠给他圣女族妹的剑器吗?
 
    这一刻,他简直是百爪挠心,胸腔中跟跑进二十五只小耗子一般,心肝难受的乱颤,整个人都不好了。
 
    雁荡山折叠空间内景色一样优美,松林苍翠,清泉石上流,再加上被圣女杨珊婀娜身段绽放的氤氲能量霞雾普照,染上一层圣洁光彩,越发灵秀。
 
    杨霖小跑进折叠空间,接过此青铜剑体,为楚风取来。
 
    入手沉甸甸,单重量的话远超各种重型兵器,看着很古旧,楚风尝试擦掉绿铜锈,结果失败。
 
    楚风觉得,这剑有些来头,颇为不凡。
 
    当灌注能量后,青铜剑体嗡嗡作响,喷吐炫目匹练,激射出去很远,仿佛一条真龙化形,要破空遁走。
 
    “这柄剑谈不上惊艳,但也不差,胜在坚固,经历漫长岁月,经历过很多场战斗,一直没有损毁,被走肉身成圣路线的进化者钟爱。”
 
    杨珊微笑介绍,虽然带着面纱,但笑起来时周身光彩流转,绽放的神圣霞辉更为绚烂,覆盖山林。
 
    楚风笑的开心,跟一朵小花似的,合不拢嘴,认真表达过谢意,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圣女,出手就是大方。
 
    他瞄了一眼这位圣女的身段,看了一眼鼓胀的胸部,嗯,果然很有胸襟,难怪做事大气。
 
    这种贼兮兮的目光被杨珊所捕捉到,她笑容不减,用手拢了拢发光的秀发,风姿越发动人。
 
    “为楚兄提个醒,见到域外的圣女、皇女等,眼睛不要乱瞄,有些姐姐可是很记仇的哦。”
 
    楚风听闻顿时一脸正色,信誓旦旦,道:“我不是那种人,我不做那种事!”
 
    附近,杨霖腹诽,刚才眼睛都冒邪光了,还能这么的义正言辞,脸皮忒厚,土著中的天选之子果然是“非常人”。
 
    须知,他以前所见到的神子、皇朝传人,哪个不惊才绝艳,有的温润如君子,有的英武气吞山河,有的璀璨如天日,都异常出众,立身在人海中都能被一眼发现。
 
    外太空,杨宣看着楚风笑的如花儿那么灿烂,眼睛还冒邪光,乱瞄他的圣女族妹,他直接咬牙切齿,道:“我拍死你!”
 
    晴岚在旁怀疑,道:“我看那青铜剑器十分眼熟,你昔年好像也有这样一把?”
 
    “你认错了!”杨宣一脸正色,进行否认。
 
    可是,他暗中却在擦汗,也太倒霉了,他当年珍爱的兵器竟落在那个小子手中?
 
    他都做了什么?无意间塑造出一个冒牌货,坑了他族妹,还要坑走他的兵器?
 
    地面上,杨珊轻语,道:“很多人都研究过这柄剑器,认为它不简单,就是我的一位堂兄都废寝忘食的琢磨过很多年,但一无所获,在我手中也没发现秘密,今日送你了。”
 
    外太空,晴岚一脸诡异之色,看向杨宣,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有什么话可说?
 
    杨宣不仅脸色发黑,就是头顶都在冒黑气,简直是要彻底黑化,他觉得胸闷、眼花、耳鸣,差点憋出内伤。
 
    “我警告你,回去不许乱说!”杨宣恶狠狠地威胁晴岚,这要是传出去,他一世英名彻底毁了,这是典型的挖坑埋自己。
 
    他能想象那些贵女、那些郡主、那些大教传人在谈论这件事时的表情与笑容,在很长时间内他都会没脸见人。
 
    晴岚笑的相当舒心,故意调戏,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真是土著中的天选之子呢,我看很像。”
 
    杨宣闻言,略微一怔,但很快摇头,按照推断,这种没落星球上的土著极难出现天选之子,真出现的话,那就是罕有的奇迹。
 
    不过,他还是看了又看,结果心头火起。
 
    看那小子的笑容,真是觉得好贱啊,一边摆弄青铜剑器,一边还在盯着他族妹看呢,杨宣真想俯冲下去,一头撞死他!
 
    “不行,即便违规,我也得想办法为族妹纠正错误,一定要示警。”
 
    杨宣暴走,决定武断干预,想方设法要揭露那冒牌货。
 
    “不行!”晴岚沉下脸,不想让他乱来,说什么都得阻止。
 
    “嘻嘻……”就在这时,黑暗的宇宙中,传来动人心旌的笑声,接着一个身段凹凸起伏的女子出现,暗红色长发,雪白肌肤,丹凤眼斜瞟,烟视媚行,这简直是一个妖精。
 
    “杨宣你要犯大错吗?”她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酥酥麻麻。
 
    “仙女座的胡倾城,你不要乱扣帽子!”杨宣面色变了。
 
    胡倾城身上穿着黑金战衣,不过雪白长腿与晶莹的藕臂等都有部分露在外面,黑金战衣衬托白皙的肤色,对比明显,有种另类的气质与魅惑。
 
    她一副慵懒的样子,道:“唔,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坑妹哦,羞恼之下还想犯规,这可会影响到别家子弟的。”
 
    “你……”杨宣哑火,最担心的事情发生,直接心惊肉跳,这事可能要被所有熟人知晓了。
 
    虽然不在同一星系,但是他们彼此间也不时见面,比如代表各自身后的势力参加同辈间的切磋,对抗,以及去相邻的学府深造。
 
    这妖精如果大嘴巴的话,他肯定要名动很多个生命星球。
 
    因为,他们这个层次的进化者,身份都很惊人,都来自顶级大势力,有的为世家子,有的为一国贵女,有的为菩萨后人。
 
    胡倾城舔了舔红唇笑道:“我对这个小土著很感兴趣哦,他若是能脱离这颗星辰,以后我不介意去亲身接引他。”
 
    “你是想勾引他吧?!”杨宣不忿,针锋相对,因为这妖精太可恶,一向都喜欢挑动人的情绪,看人笑话。
 
    “是又怎样?”胡倾城毫不在意。
 
    最终,杨宣妥协,道:“我愿意倾家荡产,送你们每人一





 

直言贾祸阔步高谈时来运来酸咸苦辣崇论谹议青林黑塞千言万说就事论事鹤骨松筋决胜庙堂朱唇皓齿东鸣西应如影随形金碧辉煌妍姿艳质一岁载赦发上冲冠千秋万代言外之意闭门思愆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