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

2018-07-14 15:39:34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来源:精客传媒
\
\
\
\
\
.
.










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hehe2657 jh74945 hw5746 减肥必看







 

第五章 疑窦

“你确定不是他老人家玩文艺写了几句诗什么的?”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明白他说的重点在哪里。

“其实当时我还真是没怎么当回事,就那么把资料放回去了。但是后来和田歌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提到了这件事,当时她脸色大变,只是对我说让我不要管那么多闲事,我才觉得好像这件事非同小可。田歌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一直和她爸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是她爸爸学术上最好的助手,我估计她是知道很多内情的。”王建国继续说。

我终于忍不住插嘴问道:“可是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心虚似地望着我说:“我看到你的名字在那份资料里了。”

“那又怎么样,说不定只是同名同姓的某个人呢。”我仍然故作镇定。

“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看过的东西基本上能记个七七八八。我记得当时你的名字上划了一个圈,旁边还写着‘药剂师培训’几个字。”王建国坚持道。

“那就是了。”我赶紧说:“说不定正好是我们培训人员的名单什么的呢!”

“可他是一个物理老师,关心你们药剂师培训的事情做什么?”王建国问。

我答不上来。脑子里有点乱。

他接着说:“那天在车站碰到你,你说出你的名字和来意之后我心里就开始觉得不安。一路上几次想说出这件事,又怕你不会信,一直在犹豫。如果不是心不在焉,也不会掉进菜窖里……”

我突然想起之前田歌说他是练家子的事,感觉好像找到了答案。可是他说了这半天我也没抓住重点,干脆直接地问:“说一千道一万,你到底在怀疑什么啊?”

王建国沉默了几秒钟,再次压低了音量对我说:“我之前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说田老师为了他的一些研究课题,在拿活人做实验。”

这句话真的让我惊着了,本来就有些憋闷的胸口感觉更加压抑。

正打算再说点什么,杨老师和校医他们一起进来了,说是来看看我。我只好让王建国先回去,约好了第二天去找他。

折腾完这一大通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我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件事,感觉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我遇到的这些事情,怎么看都只能是意外,就算田歌她爸图谋不轨,可要真弄死我还做什么活人实验?这都八十年代了,还搞得跟敌特斗争一样,恐怕也只是自己吓自己而已吧。

再说了,我只是一介草根小老百姓一个,又不是什么政府要员国家精英,有什么值得别人去算计的地方?难道是老爸在世的时候和什么人结了仇?他当年是作为军医参战的,又没直接上阵杀敌,会结什么仇呢?……

胡乱想了一阵,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觉得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王建国说的这些虽然还不能证明什么,可是既然有点奇怪的地方,总是吸引着人去探究一番。所以按头天约好的,午饭时间到食堂去寻他。

快走到地方的时候,看到他正站在食堂门前等我,看上去像是稍微有些不安地来回地走着。

“怎么了?走吧先进去。”我说。

王建国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好像要说什么又憋着说不出口似的,看得我好难受。索性逼问道:“到底怎么了啊?”

他却反问我:“昨天我说的那些你信不信?”

“呃……你这么说肯定有你的根据,这不正要来找你再听听详细情况嘛!”

“我想证明我说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看看那份名单。”他忽然坚定地说。

“你是说……”

“走,我们去田歌家。”他一拉我的袖子,转身走去。

我赶紧追上去问:“你想当面问田歌她爸这事?”

他却说:“当然不会了,那叫打草惊蛇。”

“那你这是……”

“我听说今天市里有物理学会,田老师一早就走了。田歌平时中午都在食堂吃饭,也不会回家的……”

我吓了一跳:“你是说……我们偷偷进她家?”

王建国停下脚步,盯着我说:“勇老大,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这样不太光明正大,但是有时要查明真相的话,是必须要用一些手段和冒一些风险的……”

“不,”我笑道,“我觉得你这个点子很好,先期调查做得也不错。”说罢一拍他后背,“想不到你小子看着很老实,心眼儿还是挺多的嘛!”心下还加了一句:颇有乃兄之风。

王建国听我这么说也笑了,俩人就轻快地小跑着,来到了学校北院。

这学校分成南北两区,南区是教学区,北区是家属区。田歌父亲大概是学校元老了,所以他们家在少数的几间独立的小院子之中。

走到跟前一看,嚯,青瓦白墙,高门大院,墙头还伸出几枝竹子,很古色古香的感觉。

我看到大门上落着把大锁,偏头看看围墙又有两米多高,正在琢磨要怎么进去。王建国已经纵身一跃,双手扳住墙头,脚在墙上稍一借力,人就飞过墙头去了。身手轻盈,我不禁击掌叫好。

紧接着传来打开门闩的声音,大门所套着的一扇小门应声而开。王建国在里面朝我一招手,我赶紧闪身跟了进去。

穿过雅致的小院,来到正房的门前,门并没有上锁,我们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正房是里外两间,一看就是书房,没有像这院落的中式风格一样摆几个花瓶、挂几幅字画之类,而是放了几排高高的书架,靠里侧墙边一张写字台,上面放满了书。

王建国匆匆走了过去,开始在那些书里翻找,我却对书架上的书产生了兴趣。

第一排书架里放的书基本上都是都是和物理学有关的,所见之处都是一些什么力啊、场啊、粒子啊,这个论那个论的。

第二排书架里的书画风突然一转,变成了与中国文化相关的内容了,以历史传记方面的为主,也包括一些和风水堪舆、易经八卦有关的,最边儿上还有几本旧版的明清小说。

第三排书架则更让我惊奇,基本上全是医书,什么内经本草,伤寒金匮这些经典就不用说了,各大家的著述也很全,还有几本标题都是日文的,我抽出来一看,人名倒是认得,竟是大冢敬节等一些日本汉方学者的手稿。

我好歹也算是个医务工作者了,见到这些藏书还是不仅啧啧称奇。从一个人的书架上除了能看出这个人爱好之外,其实也是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的,这个田老师,除了博学之外,肯定还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兼有一点点完美主义的小小强迫症,对感兴趣的东西不知道个底儿掉誓不罢休。

最后一排书架好像都是一些个人写的书籍和文章之类了,比较奇怪的是大多数都是手抄的,很少印刷版。看看作者,好像也都是些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内容倒是主要和物理学有关了。

那边王建国好像没有什么收获,看到我在这边悠闲地赏书,不仅急道:“勇老大你也来帮帮忙啊!”

“好好,”我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就走过去想帮帮他,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几下,书里夹了张纸,我无意中看了一眼,竟然愣在当场。

纸上面写着“K270,6月18日”

王建国凑过来看了一下,又见我神色有异,问:“怎么了?这写的是什么意思?”

我愣愣地说:“这是我来北京的日期和车次。”

王建国一听也愣了,我们俩站在那里,顿时都有一种无措的感觉。

正在纠结处,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呛啷一声金属碰撞大门的声音。我看了一眼王建国,他也一副惊愕的表情,我们不假思索地一起弓身跑了几步,钻进了里面的小房间。刚关上门,从门缝里向外望望,已经看到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有了之前信息的铺垫,我心里的田老师已经全然是身材瘦小,不修边幅,蓬头蓄须,戴着厚厚眼镜,穿着鸡心领毛衣夹着书的重度知识中毒分子的形象了。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和我想象的却完全不同,个头足有185公分,平头方脸,浓眉大眼,皮肤黝黑,衣着闲适,既不戴眼镜也没拿书,怎么看怎么和这一屋子的书卷气不怎么搭嘠。

我忍不住向王建国做了一个疑问的神色,意思是“他就是田老师?”

他却笃定地点了点头。我真的是很意外,但细想起来,田歌除了这不么黑之外,那眉目之间和她爸还真是相似。

但是眼下还不是感慨的时候,回头看了看,这间屋子不过十余平米,放了一张单人床,一张小桌就没什么空间了,唯一的入口已被切断,我俩没有退路,躲在这里是100个不安全。

看看外面田老师已经走到书桌前坐下开始写着什么,好像暂时也没有离开的打算。

王建国也意识到我们的处境,也在想出路的问题,我们东看西看,最终眼光都落在西墙的一扇小窗子上。

这窗子大概仅仅是用来采光的,修得极小,而且位置也有点高,但是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了,我朝王建国使了个眼色,他会意后蹑走蹑脚地朝小窗走了过去,轻轻伸手把小窗推了开来,看大小刚够一个成人勉强出入。

我指指王建国,又指指窗户,然后指指田老师的方向,又指了指外面。最后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用手指做出了一个跑的动作。

那小子竟然点点头,然后尽最大可能缓缓地从小窗爬了出去。他刚出去,就听到前院的方向传来很大的“啪”的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落到了院子里。外间的田老师也听到了,站起来走到门口处向外张望。我见机会来了,赶紧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小窗前,扒住窗台爬了出去。落地一看,是房子和围墙之间的夹空儿,王建国正脸朝前院的方向,弓着身子,探头探脑地看。

我心里暗笑,没想到这小子那么容易地领会了我的方案,说不定我们还真是有缘份,适合一起做点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呢!

我朝他轻轻嘘了一声,他转身看到我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以他的身手现在完全可以摸墙腾空而去,但是显然我是没那么好的轻功,所以我们不约而同地认为此时先撤到后院去再做打算,遂放轻脚步向后院的方向走去。

走过转角,空间豁然开朗,他疾行几步追上我,我们正打算一起小跑向后门方向,突然脚下一松,眼前一黑,齐齐掉进了一团黑暗之中!

来源:精客传媒

 

受制于人断齑画粥化民易俗纷至沓来清官能断家务事悦目赏心旗布星峙出处殊涂事在人为比类从事两虎相争睹着知微顾盼神飞嘴快舌长沉潜刚克神气活现改而更张无疆之休称雨道晴放刁撒泼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