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e8949 wewe9559wrr2957 wewe8949 wewe9559wrr2957 wewe8949

2018-07-14 15:28:34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来源:精客传媒
\
\
\
\
\









 

第二章 残阳昏鸦

乘警把我带到一间列车员休息室,进门前对我说:“你先在这里待会儿吧,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我一边琢磨着这话怎么不对味儿,一边推开门一看,刚才偷铁轨那位正在里头。我默默地走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门被关上后还响起了两声钥匙的哗啦声,好像是上了锁。看来我这嫌疑犯的身份是落定了。

静了片刻,旁边的铁轨杀手小心翼翼地问:“大兄弟,你咋也进来了?”

“为了待会儿和你一起录口供。”我不想理他,干脆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他却没有收声的意思,自言自语似地说:“你说也怪了大兄弟,俺记得俺那个袋子放得挺靠里的呀!就算车有点颠,那么沉的东西咋就会挪出来了呢?”

我不应声,装作睡着了,但心里也觉得很奇怪。我在车厢连接处一共也站了不过十分钟左右,期间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开关门之类的响声,到底天花板是怎么变成那样的?

折腾了这半天外面已经开始蒙蒙亮了,行程已经过半,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也懒得去想,干脆就借机打起盹儿来。

正睡得香,有人呼地一下打开门,对我大吼了一声:“陶勇,出来吧!”

敢情是这帮人跑去左查右查,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人为破坏的痕迹,倒像是这老爷火车的设备严重老化造成的。也没什么人员伤亡之类,当然我也就被无罪释放了。

我站起来往外走,“杀人未遂”的铁轨老哥也跟着站起来说:“同志,俺呢?”乘警不耐烦地说:“你老实儿待着去!”

一路无话,下午四点多钟终于到了北京。下了火车,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伸个懒腰,顿时神清气爽!

我走出车站,手里拿着介绍信开始找人,据说会有培训主办方的人来接我们。但是站外的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多,大包小包地挤着,嚷着,很多人都伸着各种牌子,叫着各种名字,一时真的定格不到我要找的人。

在站台上走了好几圈没找到任何线索,正踌躇间斜里走过一个小伙儿,穿着洗得雪白的衬衫,背着一个军绿书包,上面几个金色大字写着“燕京科技学院”。哎,我们培训的地方不就在这个学校嘛!我赶紧上去一拍他肩膀:“兄弟,我打听个事哈。”

他回过头来问:“啥事儿?”面容清瘦稚嫩,戴着个眼镜,一看就还是学生。

“你是燕京科技学院的学生么?”我问

“是啊!怎么了?”他好像还有点惊讶似的。

“我是去你们参加药剂师培训的,找不到接我的人了,你们学校怎么走啊?”

他打量了我一下,大概看出我是个老实厚道的人,就热情地说:“这样啊,正好我要回学校,要不你和我一起走怎么样?”

“那太好了!”

我们一起竭力地穿过人群,他说:“我叫王建国,大哥你呢?”

“我叫陶勇。”

他带我曲曲折折地走了好半天,才终于来到一个公交车站。我看了看站牌笑道:“这北京的地名怎么全是什么什么‘门’啊?”

“都是用老北京城的几座城门命名的,内城九门,外城七门,皇城四门,可不是多嘛!”

“你知道得挺清楚的嘛!”

“我老家在四川,不过是在北京长大的。”

“那待会儿咱们去哪个‘门’啊?”

“咱们不去‘门’,去‘坟’。”王建国答道。

我吓了一跳,他却笑而不语。

果然上了车一路往北穿城而过,起先是一些古色古香的建筑,过后是一片片红砖楼房,再走就是平房了,最后平房也少了,柏油马路也变成了土路。

“小国,你们学校这么偏啊,我们是不是快到河北了?”我忍不住问。

“还有七八站的样子吧。”他稀松平常地回答。

“你刚才说我们去‘坟’,是什么意思?”

“我们学校在北边郊区一个叫‘林家坟’的地方。”

把这么凶悍的字放在地名上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戏谑道:“不是‘陶家坟’就行。”

他大笑起来,没等笑完,车嘎吱一声紧急刹车停了下来。

售票员和司机下车去看了一下,然后上来大声说:“车坏了哈,大家下去等下一趟吧。”

也是,一条公交线跑这么大老远,不坏也就怪了。

这时车上也没几个乘客,我们下了车,其余几个人大概离目的地不远了,也就四散而去了。最后路边只剩下我俩。

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别的不说,我的肚子已经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翻了翻包,带来的干粮最后就剩下半个馒头,再和小国各分一半,俩人就站在那儿狼吞虎咽地吃下了肚。他还感慨说,还是东北蒸的馒头好吃,宣乎。

等了许久,不仅下一趟公交车没来,坏掉的那辆车好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走了。

聊着聊着天,突然觉得不太对劲,怎么王建国的白衬衫慢慢变红了。转头一看,身边一片茫茫的荒地延伸开去,止于远远的西山,而正要沉入山中的夕阳被一片霞光笼罩着,色鲜如血。

“要不,咱们走着回去吧?”我提议。

“可还有七八站,少说也得有十里地哪。不过如果咱们不走公路,直接穿这片地过去的话可能能近一些。”王建国指着残阳的方向说。

我们俩就舍弃了大路,一脚深一脚浅地向西边走去。没走多久我就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感觉离刚才的大路并不远,但远处却没有一点儿亮光,仅能看到周围东西的大致轮廓,方向也开始变得不太确定。但是前面的王建国却走得好像毫不犹豫似的,我也只能跟着继续前行。

又走了好大一阵,眼前着前面一团黑影越来越近,感觉像是一小片树林,但再走近些的时候,黑影却突然蠕动起来。片刻的工夫猛然涨大,“扑愣愣”地向我们直逼过来。我冲上前一步,把王建国拉在我身侧,张大眼睛仔细观瞧,却见是一大群乌鸦像是被惊动了一样,扑簌着翅膀各处乱飞。有几只飞得低的,与我们已经近在咫尺,感觉翅膀扇动的疾风阵阵,一股动物和泥土混杂着的腥气扑面而来。

“你退后!”我对王建国说,看到脚边好像有一根长长的竿子的黑影,就伸手拿了起来在身周胡乱挥舞了一阵,乌鸦的视力显然比我们好得多,纷纷躲避开,振翅向昏暗的长空遁去了。

“这地儿怎么回事,这么多乌鸦,该不会进了什么坟圈子了吧?”我戏谑着回身对王建国说。

只见身后只有一片黑暗蔓延开来,哪有半个人的影子?

“小国!王建国!……”叫了几声,没有人应声,我背后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且不说他凭空消失这件事实在有点诡异,眼下我一个人大黑天站在这定位不明的地方,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但我仍然不相信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于是蹲下身细细查找,想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果然,左右探了没几米远,见到地面上一片暗影,伸手触及发现是一个大洞口。

这是一个大约半米见方的洞口,还比地面稍微高出大概七八分公。我一下子想到,这八成是个菜窖。

菜窖这东西在北方的农村是很流行的,为了保证冬天蔬菜的供应,会在刚入冬的时候多买一些土豆、萝卜、白菜之类的蔬菜,在自家地里挖一个大概两三米深见方的大坑,上面用木板和浮土盖住,只留一个可供进出的小口。把蔬菜码进去,可以保证它不冻,一直可以吃到第二年春天。

现在是夏天,这菜窖里估计应该也没存放什么东西,搞不好这小子是掉到里面去了吧。

我冲着窖口喊了两嗓子:“王建国!王建国!”

果然有一个弱弱的声音回答道:“勇哥,我在这儿……”

我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还以为你去哪了呢,原来是土遁了。”

他无力地笑着说:“我怕被你的棒法波及到了,想着往远点儿退,一脚踩空就掉进来了。头好像摔着了,现在还是蒙的。”

我伸手一摸,窖边是有梯子立着的,就问:“你现在能动不?这口太窄,只能你自己爬上来了。”

“行,应该可以……”一阵悉悉索索声,他好像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突然“锵”的一声金属响,紧接着传来“哎哟”一声!

“怎么了?”我问。

“我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他呻吟着答。

我听了心里着急,探身伸手下去一捞,好像摸到了他肩头的衣服,赶紧把他拉了上来。

这时月亮已经升了上来,周围终于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借着月光,我看到他的小拇指好像被夹掉了一小块肉,鲜血直流。

“你不是被咬了,是被夹了。”我心里已经明白了,他一定是碰到菜窖里的鼠夹了,看这伤口,八成是带锯齿形咬口的那种,那东西锋利无比,可以将一只中等身材的大老鼠拦腰夹断。

我赶紧用左手掐住他小指的指根,右手去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后把里面的干粉直接倒在他伤口上,疼得他直吸气。

“勇哥,这是什么?”

“三七粉。”眼见伤口被干粉覆盖后血势减缓,片刻已经不再流了。

我又从包里掏出一小卷纱布,撕开给他包扎了起来。他忍不住赞叹道:“不那么疼了哎!谢谢勇哥!怎么这些东西你都随身带的啊?”

“当然了,这才能体现一个药剂师的专业性。”我吹嘘道。其实准确地说,随身带这些东西,不过是体现了一个从小到大无伤不欢的捣蛋分子的专业性而已。

血光之灾过去之后,接下来就平安无事了,在我第81次怀疑王建国这小子到底认不认识路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一所校园伫立在前方。

拿出介绍信给门卫大爷看了一下,他指点说让我去主楼一楼报个到。

于是和王建国道了别,直奔报到点而去。

接待我的是一个四十多岁、高大身材红脸膛的男老师,他一见我就嗔怪地说:“你跑哪去了?我们在北京站等了你好半天没见你人,都快发寻人启事了。你们这个班就差你没报到啦!”

“我转了好几圈没找到你们,正好碰到这个学校一个学生,就和他一起过来了。”

“胡说,我们就在进站口,还拉了一个横幅。你看!”他转身拉起桌上一块红色的布条子,上面还写着“热烈欢迎药剂师培训的同学来京”。

我有点恍惚了,这么明显的标志是怎么逃过我这两只视力1。5的法眼的?

又问他沿途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比如说见到坏了的公交车之类的。他说没有啊,一路坐车回来都很顺利。

最后我只好打哈哈说:“这学校还真是远,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搞得我们都迷路了。”

“谁说的?”他讶异地说:“公路两旁不都是路灯嘛!”

来源:精客传媒

情投意和骨肉至亲学步邯郸非异人任传为笑谈心中无数鸿章钜字斗唇合舌姑妄言之太平盛世文人墨客水底捞针成日成夜颠衣到裳鼠牙雀角蜂迷蝶猜匀脂抹粉疚心疾首身无长处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