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65%的人用私营保险机构|保险|费用

2018-08-14 16:27:01 来源:行业信息

摘要: 原文刊载于搜狐健康,经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主办方)授权发布编者按:2012年12月1日,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主办

原文刊载于搜狐健康,经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主办方)授权发布

编者按:2012年12月1日,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主办的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召开,本次会议是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的第二期会议,多位卫生政策研究专家、医药卫生供给方和政府卫生政策决策者,就中国如何建立大病医保制度进行深入地探讨和研究。以下是与会嘉宾的精彩发言。


      这是全球普遍的问题——较少的病人花较多的健保费用。有5%的病人花掉30%的医疗费用,特别是在最后一年的健保费用花掉25%。 

 

美国的健保系统,有公共保险系统主要是涵盖年纪比较大的人和低收入人群,私营的保险系统主要是涵盖正在工作的一些人群。

65%的人是在用私营保险机构,15%是年纪比较大的65岁以上的人,10%是用公共系统主要是给低收入人群的。总的来说,大概有4500万的美国人是没有健康保险的,他们占到总人口17%。

从1980年到2012年,美国健康保险费用从2560亿增长到2809亿,每年增长率是7.8%,与此同时医疗健康的费用占GDP费用每年增长2.2%,医疗健康费用在整个GDP百分比是越来越高的。这样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大家会在医疗费用方面花得钱越来越多,整个费用已经超出大家的控制。第二其他的东西变得越来越便宜,当家里有两个大屏幕电视、两台电脑的时候,你还需要什么,只是需要更好的生活质量。

从数据方面来分析美国的健保系统,在1980年美国的健保费用43%是花在住院费用上,2010年32%健保费用是花在住院上面的。

05-2010年大部分国家的健保费用都是处于一个增长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在美国增长速度特别快。在美国很多是在私营的诊所里面看诊,所以美国的曲线比其他的国家要高很多,在私营诊所里面看诊对于美国人来说也是非常高的费用。1995-2010年美国在处方药的花费跟其他国家比起也是明显增高很多。这是医疗健康里面的行政费用,也有寻租空间的利润在其中,美国花费也是比其他国家明显高很多。

美国的健保系统历史由来是怎样的,美国私营医疗保险系统比公立保险系统历史更为悠久,所以从1920年开始,有一些医院他们会给病人有一些健保计划,后来有绿十字、绿盾,蓝十字、蓝盾,从承保医院费用到承保一些诊所的费用。所以从1940年开始往后,有自己独立的私营保险机构,从这个医院里面独立出来,可以给外面的人有一些承保的保险计划。

在二战期间,美国曾经有一个阶段,有工资总量控制,还有劳动力短缺现象,这样就导致很多公司愿意以更高的成本代价雇佣这些劳动力,愿意给他们的劳动力提供医疗保险作为福利计划当中的一部分。

1954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美国通过这样一个税法,把公司给他的雇员承保提供医疗保险的费用从税中间扣除,这样给公司更多的激励机制,给他的雇员来提供健保的计划。

还有一个代表性的机构叫做凯撒医疗在美国是一个很大的医疗机构,它的独特模式,把医疗保险机构和健康医院机构合二为一,就是HMO这个模式。HMO从80、90年代起来,它很不受欢迎,因为美国人认为在HMO保险计划承保之后,不能选择保险计划之外的医院提供健康的服务,所以选择是受到了限制。

这个情况是2010年的奥巴马医疗改革法案出台,没有联邦级的法律限制私营保险机构来对承保花费来做一个上限,如果花费超过上限,私营保险机构就可以继续承保,如果之前有其他的健康问题,当寻求保险公司对你承保的时候,保险公司基于之前的健康状况来拒绝,而在奥巴马出台医改改革法案之后这些状况就改善了。

美国公共医疗保险系统从1965年开始,其实它是一个妥协的产物,最开始大家争论是公立保险系统是要承保医院的费用还是承保私营诊所的费用,最后妥协的结果两边都要保险起来,1965年美国经济非常繁荣,所以给政策制定者更大的空间提供更好的承保范围。本来情况是,在65岁以上,如果没有公共保险,你就没有医疗保险涵盖你的健康保险了。 对于私营保险系统来说,他们就没有太多钱可以赚,65岁以上大家都开始得病健保系统需要花钱,所以这样的话对于私营保险系统没有太多的激励机制,对于公立保险系统来说,他们就需要在这一方面加强。

最开始这个系统特别慷慨,不管向公立保险报多少钱都会在报的基础上再加2%返还给你,费用没有得到控制,在1970年代每年保险系统都上涨,之后政府通过规定,把不同的范畴的病合并起来做一个群体来保,这样有效的达到了控费。所以对于政策制定者在1965年当时经济非常繁荣的时代,几十年前做出这样的承诺是否可以继续保持这个承诺就会遇到更大的挑战。

下面一个系统叫做Medicaid,主要针对与儿童和低收入人群,承包的范围针对每个州都不太一样,但是平均是对于每个家庭是有1.74万美元。

美国紧急医疗救助和劳动力法案,这个法案推出的本意,医院不能够对于进入急诊室的病人转院或者是拒绝救助。一些很小的病,比如,大家也去急诊室,这样导致急诊室小病的费用比一般的情况下要多花4-6倍的费用,这是负面的效果。我们设计这些健保系统的时候,出发的本意是好的,是要控制费用,但是极大程度上增加了费用。

以前可能也听说过,美国通过一个综合医疗改革的法案,其中有很大一块是强制每个人买保险,自己可以单独通过州政府来买保险,每个人都可以在网上系统购买保险。联邦政府给医疗保险设定一些规则,涵盖的内容必须非常的丰富,买大病保险在这个系统就不行。在这个系统下面,承保的范围必须特别的丰富,整个费用要往上大涨,大病保险需要额外的附加计划来进行承保。

在社会科学有一个研究表明,如果要把风险放在一起分散风险的话,必须需要社会形成一个非常高度互相信任的一个环境。后来事实证明,像大家都高度互相信任的系统,在美国不如在一些北欧的国家更加明显,北欧的国家不管从人群、经济发展程度上都比较一致,而在美国不管是人种、民族等方面都比较丰富比较不一致。

在美国,由于个人主义比较盛行,每个人都希望健保计划都针对于自己的情况来量身定做,在这种情况下,健保提供者保险公司他们互相竞争出现一个有趣的情况,他跟其他商品之间的竞争不太一样。这个情况具体来说是这样的,保险公司他们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客户来作为他们的第一要务,他们如何竞争客户,他们提供越来越多越来越广的保险药物和服务来竞争更多的客户,导致最后的结果,这个竞争在别的领域很有可能是会降低价格,但是在这个领域越来越多的竞争是越来越升高这个价格。

对于中国来说,由于中国承保人群数据不是很充足,对于保险公司的数据分析不精确,但是在美国,由于美国保险公司从承保人群中间收集数据历史悠久,这样出现一个严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在世界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都需要越来越多的医疗服务,针对信息不对称有一个例子,如果我跌倒,我受伤可以给三家医院打电话问我这个需要花多少钱,其实这是非常难以衡量的。

在这里有一些负面外在性的因素,比如在高度发展的社会里面,很多人有医疗需求,但是没有办法得到及时的救助。有一个正面的外在性,也就是说,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够被健保系统所覆盖的话,这对于整个社会都是有好处的。有一个负面的效果,如果要把所有大病保起来,这样会使保费无限制的升高,就像一个自然灾害一样,大部分的自然灾害、疾病流行是很难让一个私营的保险公司全部承保,不管什么情况下都需要有一些公立的机构或者是政府在后面支持。

每一个国家健保计划政策都是有历史由来的,一旦形成一个思维定式很难改变,大家也争论美国是不是需要有一个由政府在做的一个全民健保计划,由于美国历史的原因,现在没有办法做到。现在中国还处在一个医疗改革的十字路口上面,今后几年中国的医疗政策的演化就会决定今后几十年的走向。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